• 2012-02-24

    我并不知晓这些小红果子姓啥名谁,又何苦追寻。就是走着走着,被斑驳的树影拨弄了双眼,昂头望望,满树垂坠的惹人果实颤悠悠,嫩生生的。

    你一定会被这累累所迷茫莫辩,那并不是一颗树孤独的自傲着,而是几十颗几千串的样子齐集而怒放,像心念里绽放的烟火,一簇簇小小的,但疊奏纷扰而至的。

    他们那么的尽情,将绚烂的红染尽了每一栗幼嫩的需要被用力呵护的个体,但毫无保留的冲你大笑,枝果被这笑意扰动得乱颤,是不是这样分明得地界这样干净透彻得气象才会孕育出如此殷切。

    我兀立在树荫下枯等,果实垂落时扑击有声的钻到我怀中,和他们一起笑嚷着开在盛夏里。

    (约克纪实)

  • 2012-02-02

     

     

     

    你看,我总是将晨时挂在嘴边,因为赋予这良辰的境遇,总是那么富有朝气与盎然。

    这个早晨,空气中氤氲着某种东西。说不清道不明的。而这种情形,一年里可能发生两次,经常在初春,有时在秋日。从熙攘得街道转角一路向下,脚步不自觉的放慢却也大踏步向前,胸中涌动中欣悦的姿态。天空的云朵比往日更高些,显得轻柔,但有时他们仍低低的坠在期间,好像一伸手就能摘下来踹在衣服兜里偷偷的撷取了。槲寄生的绿叶,轻舒着为的盛时迎候。

    女孩一上路,还没骑上自行车,心中就满是喜悦,不是那种需要立即宣泄的兴奋,也不是那种让人心跳加快,使人多少有点惶惶然的幸福,只是一种喜悦。这喜悦并非来自她自身。一下子空廓的静谧街道只听得风轻摩挲着树叶的低吟,繁花开得尽兴,在这排邻里路间的石头房前扰动着你的眼。你经意而驻足,有只小窗前陈式着七彩的琉璃器皿,凑上前去,似乎可以闻得从这小瓶子们里面散发慑人心神的留兰旎香。大屋通常连着自家的小庭院,你看那院子里夏花开得热闹,即使当值秋中,也丝毫不示弱似的灿烂。瞥眼路过时,红砖白瓦下一抹tiffany蓝。站在路的中间,用全身心呼吸人与自然遇与途的久违感动。处处都涌动着愉快的情愫。

    一切都合情合理的感觉是可贵的,这种感觉只在协调一致中和谐的涌动,要不露声色的去感受。把车锁在坠满串串小红果子的树边,这时不自觉的将时间静止了,脚下的路被影印的斑驳的树影分离开来,亭午弄旭,恍如隔世,就好像在这来来往往的被阳光晒温了的不起眼的柏油路上有什么秘密似的。忽而忆得什么,转身回望,那被艳阳触碰得咪起双眼的视线里,远处圣殿与近处市井就时空纠葛着。

    物有幸福,也有享乐。

    (英国约克郡纪实)

  • 2011-12-03

    double bass at OT Lounge 09年时拍摄的贝司青年张柯的琴,那一年有那多美好的关乎北京爵士演出的昂然,而后只能被用于缅怀与激励,无法复刻的年华嘎然而止却也隽永深意。

  • 2011-12-03

    古罗马广场原为埋葬场,后发展成为罗马共和国的中心。之后他的重要地位逐步丧失,直到沦为牧场。文艺复兴时期对一切古典事物重燃旧爱,广场再次成为为艺术家和建筑师们提供灵感的地方。古罗马广场的中心标志是佛卡圆柱,信步穿过皇家广场街斗兽场就轰然于眼前。

    罗马斗兽场原名“佛莱文圆形剧场”,它的占地面积约2万平方米,最大直径为188米,小直径为156米,圆周长527米,围墙高57米,这座庞大的建筑可以容纳近九万人数的观众。它是古罗马时期最大的圆形角斗场。断壁残垣已经无法复原出当时古罗马帝国征战欧罗巴大地的恢宏盛世,只能藉由到访旅人的神思将时空再次覆盖。

  • 2011-11-12

    一群金雀停落栖宿,琥珀色的天空映得他们变成黑点,蔓妙得声姿柔和;猫从砖墙间用光亮得眸子迎接雨露,希望捺印在她的心间;黄昏,当家燕流星般闪过林梢又 俯身贴水轻掠,那只黄牛被这敏捷娴雅惊呆了;把遮在石上的细草拨开,犹如分拂马儿额上的乱发,石面上未有刻字,一阵繁生轮回拂面而来

  • 2011-11-12

    甲子年春日从黄山抵往宏村,一路竹海摇曳,旷怡魂灵的青色和涤荡诗性的大屋小院,凝望处处古迹遗踪,心神即出离散去,待归于肉身中,为之震撼。宏村人民善意质朴,经历变迁仍坚持古风旧俗,不为时风而改变,最为可贵的更是一处本分不闻源外纠葛的淡然之心。

  • 2011-10-27

    Galtres Lodge是一家雅致的乔治王朝时期旅馆。我们抵达约克的当天夜里,因为手机地图方位误差,环着历史城墙内的中世纪街道走了几圈才得以莅临。坐落在Low Petergate街的这家小旅馆并不起眼,是缘由他与起周围童话般的咖啡馆群落和礼品店小屋紧密的圆融在一起而形成了视觉上的忽略。

    只拥有13间客房的Galtres Lodge每个房间都有他们自己的故事,我们被安排在当日最后一件客房--一间阁楼里,俯瞰着壮丽的约克大教堂(York Minster)。我对自己说,要是能住在那上面,肯定很有意思!

    可能还不只是很有意思。在这上面,在一间温馨的小阁楼里,将整个身体陷入大床,处于一种不思不想不怎么勤于创造生计的青春期后期生活----一种诗人的生活,但却不负有创作的灵感吧。我们需要做的,就只是俯瞰这座小城,这座城墙下包容着的历史风物。

    从阁楼的飘窗望去,四下里寂静无声。可以看到别的屋顶,一座带小公园的广场,密密匝匝的石板路街道,夺出小商店橱窗里灵动着的精致的小玩意,一座花园,一所院落,一会儿,整点钟声叮咚作响。在别人不再有时间去胡思乱想的时候,我们就会这样去看待一切。轻而易举的就把一座约克老建筑里的这些生活状态尽收眼底了,我们甚至不用自己去生活,伴随着焖肉的热气儿,伴随着汤味儿,沿着一直铺到三层的机制割绒低碳,顺着楼梯就爬了上来,我们只要观察这些就够了。这之后,就是另外的生活,是一种脱离了日常琐事和舒服的生活,是闲荡的生活,是一种从无限的角度来观察的生活,我们永远不可能有这样的生活,但我们会抬起头来说,要是能住在那上面,肯定很有意思。

     

    Galtres Lodge的外观

    门厅里放着绣球花和兰花还有马蹄莲迎接着客人下榻,扑面的清新

    沿着楼梯拾级而上,墙上的挂画讲述着约克镇子上的典故

    房间里的浮雕壁纸,店长将一副简约的圆石组画置于此上。

    五斗柜的桌面有这历史的刻记

    阁楼里的房间

    盥洗室,阳光洒进来时,眼前被白芒而遮蔽,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温馨的小房间有着无与伦比的安逸

    房间的钥匙,开启了我们与这个城市对话的心门

     

     

  • 2011-10-19

    抵达约克已是深夜,出车站时,心跳得快了,不过这个和身负重物几乎没有一点关系,你知道,这是渴望。从车站徒步走到住宿的旅馆其实用不了15分钟,但这一路走得闲庭信步。

    我们在所有触碰了心底的景致前停下,没人注意看你,也没人知道你是谁。为了多看看这块被奥秘笼罩了的黝黑的却又泛着藏蓝色天鹅绒般的天,不继续往前走了。这个境界是无意之中造成的,可以保留却把它破坏了。于是走的更慢了。深吸一口气,用整个身心去拥抱这座小城。

     

    街道旁的老白鹅酒吧源于16世纪,里面挤满了来这里享受时光的人们。里面陈列着这家资深PUB既往的历史和醇香的老物。

    Yorkshire 的青年赶赴各处酒吧,街道上人稀稀落落,他们都挤在散落在城市中的大小酒吧中。

    也有兴起者,凭栏远眺,在桥边享受难得的清净和自我

    橱窗里的鸟静静的望着我们

    那些温暖人心的家居,每一只都有自己的名字,轻唤一声,HARRY就应了!

    人们涌向了灯火辉煌的橱窗,那些玩偶步兵正在辉煌中作战,角落消失了,世界变小了。

    约克镇特色服务,化身中世纪传教徒,为您讲述约克大教堂及整座城市的古老风韵

     

    一张照片里的约克大教堂